视奸太太的画本君

打不过懒癌先生,看心情更新。

当我死了也没关系的。

【认床】【all叶】

不会写东西
性冷淡文风
ooc
私设emmmm
带伞哥玩
时间线?不存在的

以上

1

        叶修落魄的时候,兴欣杂物间的行军床他也能睡得香甜,但是现在,他只是枕上苏黎世酒店的枕头,就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他下意识地去摸烟,只碰到一滩空气的手很是尴尬地挠了挠脸。



 
        苏黎世的黑夜,中国的白天,对于睡不着的叶修是难熬的,房间里没有电脑,冯宪君为了选手们的作息操碎了那颗老心脏,别的房间早早熄了灯,没人注意到领队的灯仍长亮着。

  2

        叶修在嘉世刚刚成立的时,嘉世的宿舍就像是落后的乡镇中学宿舍一样差。



        好几个队员挤一间十来平的小房间,床和被子也很紧张,叶修这个副队和苏沐秋同三个队员挤一屋,两个年龄小辈分大的少年睡着同一张下铺。



        铁架的木板床只要一动就会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被子和枕头有着梅雨季特有的潮湿味道。



        叶修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不爱睡觉,精力充沛的少年夜晚极为好动,他一会儿踢踢腿,一会儿又戳戳苏沐秋的胳膊,努力表现出不想睡觉的样子。



        可他还是没几分钟就沉入了梦中,没长什么身高的小竹竿大大咧咧地和苏沐秋相对而拥,各自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3

        苏沐秋走的时候,吴雪峰刚入队不久,而这个节点的嘉世已然逐渐步入正轨,每个队员都有了独立的房间,刚上了漆不久的橡木板床和散发阳光气味的被褥是黑甜乡的最好归处。

 

        叶修表面上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队员们一同训练,甚至连苏沐橙都被他骗了过去。


        然而吴雪峰却敲开了叶修的房门。


        叶修的房间充斥着黑暗的色彩,他努力营造出即将入梦的氛围,却只能大睁着双眼平躺在床上,终是一夜无眠。


       吴雪峰的到来没有打扰到清醒着的叶修。


      “小队长?”吴雪峰还穿着睡衣,惊异地看着叶修布满血丝的眼球。



      叶修略微一侧身,让出半个房门空隙。
 


      “进去聊聊?”他指了指房内的黑暗。
 


      吴雪峰答应了。



4

      叶修领着吴雪峰进去,由于叶修看起来并不想开灯,吴雪峰也只得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他们身处同一片黑暗。



      吴雪峰摸索着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而叶修爬上柔软的床垫。



      “我睡不着。”叶修突然开口。



      吴雪峰思考了一下,正要回应,又听见叶修继续说了下去。



      “我一闭眼就能看见他,旁边站着沐橙,她不停地哭,然后他就过去安慰沐橙。”



      “但是沐橙听不见,一直哭啊哭啊。”



      黑暗里传来深呼吸的吸气声。



      “我也想哭了。”



      叶修把头埋进鸭绒枕里,声音闷哑地念叨苏沐秋。



      到最后他睡着了,吴雪峰坐着守了他一夜。


5

   
      兴欣的行军床又小又硬,躺上去骨头都能硌碎。



      叶修翻腾着尘旧的木头箱子,只找到一条六成新的大号浴巾。



      “凑活。”叶修扯了扯掉出床沿的浴巾。



      他躺上行军床,理了下盖在身上的风衣。



      名为君莫笑的账号卡从风衣口袋里掉出来,叶修把它拿在手里,还用拇指摩蹭了下它的序号。



      “晚安,老伙计。”叶修把君莫笑放在嘴边亲吻,然后把它贴着心脏放着。



      昏黑的小屋子里传来细不可闻的呼吸声。



6

      叶修打开紧闭的房门。



      黄少天猛一下从地上跳起来,举着他最爱的鸡腿抱枕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叶修大半夜不睡觉。



      然后王杰希用他的扫帚抱枕把黄少天戳到一边,尽力为自己争取说话的权力。



      张佳乐一甩手把大白熊布偶扔到叶修怀里。



      喻文州也从门沿冒出个头说:“认床的话,我们可以陪你。”



      “毕竟你只是认床,总不能还认队友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突然诈尸.jpg

玩具车很快就可以开出来了(滑稽)

果然用最习惯的性冷淡文风写超级爽的

数了数手里欠着的点文

爱遣责人士表示强烈拖稿( )

 

评论(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