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本君

光切晴突发片段

建议听→我连备胎都不是 这首歌,听着这个脑的(哈哈来食我的夺命安利吧)

非常ooc

害,总之就是我来伤害大家的眼睛了(喂)
背景光晴青梅竹马政治联姻(最后两情相悦),鬼切是晴明救了好几次的光哥的下属



如果我没有遇见晴明就好了。

鬼切想着,在这日光之下,刀刃依旧显得那么锐利,飞溅的血肉从未在这雪般光滑洁白的刀身上留下过痕迹。

可惜没有如果。

他收了刀回鞘,眼前却突然映入了狐子那纤长的背影,那美丽的白狐身边还站着他所侍奉的家主。

鬼切看着他,那道自出现于眼中就未曾停止过追逐的天青色。

他一直都明白,现在的源氏利刃,只为了守护一个等不到的人而斩杀妖魔厉鬼,他饮鸩止渴,也甘之如饴。

梅林相关思维发散,所以不打tag了


是旧剑梅/剑梅 小妈文学背景 过激梅右警告


看个乐就行了,巨型ooc正在赶来





“这人类所不齿的背德,到底不过是幻想种的玩物,但即使是这样堕落又没有尽头的苦涩里,仍有身负着光明正义之理的王,一脸不悔地牵起兽骨节分明的手,在花的芳香中,在风的拂动中,一同踏进了与世隔绝的理想乡。”


星月同行


黑限的无端短打


⚠️充满个人理解和ooc


是好不容易有假放挤出来的牙膏(总之大家看个乐呵吧)





正文:



    夜风呼呼地吹,小黑柔软的额发在脑门前晃晃荡荡,带着头顶那对绒耳也微微颤动,他师父让他等着,他就乖乖不动,固执地蹲在这什么都没有的野山头。

    


    他一只好好的猫,反而被无限驯养得像寻常人家的犬一样忠实听话,左右不过搭伙三月,他已经随着无限大江南北到处跑了个遍。



    强得不人不妖的执行者,偏偏带着一只年幼无知的小猫妖,这对看起来一点不搭的组合,两个星期就得换一次落脚地,只因为无限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接,只有他脚边的小黑猫知道,他这不善言辞的师父,只是迫切地想把这个盛大的世界摆在他跟前,试图牵他的手,教他去触碰脆弱又坚韧的人性和爱。



    小黑盘腿坐着,嘿咻手里一个,头顶一个,三双绿澄澄的大眼眨也不眨地望远,无限让等的山头秃且荒芜,那些生命坚强些的树种也不愿在这扎根,头顶的星光月辉照得这亮堂无比,又靠着周围昏暗的映衬,就仿佛是座不突兀的海上灯塔,专门给他那不认路的师父准备的。



    无限接的到底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一年到头也少见强大又出山闹事的妖精,这位最强的执行者干起活也从不拖泥带水,小黑只是出神了一会儿,他的师父就踏着月辉与云影,施施然地落到离小黑有些距离的前方。



    小黑回神,立刻急吼吼地窜起来,他虽人小腿短,但到底是速度见长的猫妖,几下蹬腿就跃到无限的面前,一只嘿咻回到他的尾上,腰后那黑漆漆的长尾在触到地面之前就机敏地勾起,他本想扑进无限怀里,但又觉得自己只是等了几分钟,这出奇强烈的想念就够让他脸热了,哪好意思真的丢人,于是只伸手去抓无限的手指,再故作矜持地绕到他师父身旁。



    他攥着无限的指头,没发觉自己抓得很紧,而他这师父关节温润,指尖葱玉一样的纤细柔和,不大却很肉呼的爪子很不讲理地牢牢困着这赏心悦目的手,一瞬之间露出的眼神反而像他好不容易才终于抓住并攥紧一道光。



    被牵着手的无限这时低头,另一只嘿咻竟不知何时就安然地呆在他发顶上,无辜的大眼巴巴看着本体,而什么也不知道的无限只是冲这不谙世事的小孩扯了嘴角,露出一个温柔得不明显的笑。



    漆黑长夜里,耀眼而缥缈的月领着天真稚拙的星子,向不知前景的未来走去。

当鸽子真的好爽啊,就算有想写的东西也懒得动了


计划里的两篇文在我的备忘录里都起好名,脑内也补完了但是就是不想动啊(很理直气壮的亚子)


说到底还是吃太饱了(不是)

一个突发片段,没什么好康的

⚠️预警


非常非常ooc,还有就是我真的不识字


没别的就是想写风息被虐(喂)


本人的一个特技之一(另一个是奇妙的起名方法)就是把沙雕梗写成刀(哈哈)


有美女怀孕暗示,看你们怎么理解吧(?)



正(片)文(段):










     若水被鸩老死死拽着,风息在她面前冷笑,她的无限大人就安静的睡在风息身后那棵枝叶繁茂的树丫上,她气得要疯了,冲一脸无谓的风息吼:“你就是馋他的身子!你想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风息咧了下嘴,依旧很不当回事地笑着,并不把这只小狐狸的话放在心里,他虚伪地伸出一根指头,抵在唇边:“别吵着你的无限大人了,他现在可经不得闹。”




     若水越加愤怒,狐狸的爪子都已经从指尖破出,鸩老挡着她的前路,他的无奈和苦心是真诚的,即使是暴怒的若水也不能突破他的阻挡,但没法阻止她几乎破音的尖叫:“风息你不要脸!你下贱!!”




     若水还是被带走了。




     风息立在原地,看着会馆的妖精们远去,一只灵蝶落在他发梢,然后被他毫无感情地挥开,指使起树枝将他托举到那棵树的顶端,他近乎深情地垂目已然失去意识的人类,无限的脸映照在他熟透浆果一样的深紫色虹膜里,显得分外清晰。




     风息伸手,试图去触摸他的下颌,然后在摸到的一瞬间,被烫到一样满目悲哀地将手收了回来。




     “是啊……是我下贱……”



一直补链接会累死鸽子(小声)


所以如果被屏蔽了可以去微博搜索→一咕到底的画本君


因为基本不用微博,最新发布的大概都会是被屏蔽的文章


悄悄(走评论也可以直达嗷

一张差点就被用了的砂纸的故事

⚠️ooc,充满个人理解,后续会有奇怪的风无,但是车是黑限主场,总之是一辆很怪的车


温馨提示看过前面的可以拉到下面看后面几段,我发了好多遍了老福特你摇了我叭(似曾相识燕归来.jpg


走评论,链接没了我可以用手机的时候会尽量补上

又被屏蔽了


下次链接放评论好了


这下还是等写完了再发叭(再编三千字)


所以老福特是不是玩不起啊这都能屏蔽(指指点点)

学步车被屏蔽啦!(你)


我们的同志只坚持了六个多小时(哭哭.jpg


等我整明白超链接怎么弄我就补上嗝


下了晚自习就会写


我怎么会咕你们呢.jpg


反正后续肯定没多少了(还能再磨蹭三千字)


网上冲浪真的好,谁冲谁说好.jpg